<big id="xhu2w"><strong id="xhu2w"></strong></big>

    1. <acronym id="xhu2w"><form id="xhu2w"><address id="xhu2w"></address></form></acronym>
      <code id="xhu2w"></code>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專題欄目 >> 綜合材料 >> 專題綜合范文 >> 正文

      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轉型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從傳播內容、傳播渠道、傳播主體和受眾層面對我國16家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轉型進行研究,指出其在數字化傳播轉型中存在的問題:傳播內容與紙質期刊重復,傳播文本單一;平臺建設與運營不完善,尚未形成立體化的傳播格局;期刊編輯面臨負荷過度化與邊緣化、泛化的矛盾;傳播精準度不夠,交互性不強。對此提出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轉型策略:轉變內容生產思路,多文本傳播;建設完善的數字化平臺,提高運營的專業性;建設專業的數字化期刊編輯隊伍;利用大數據進行精準傳播、立體化交互傳播。

      關鍵詞:體育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數字化轉型;傳播內容;傳播渠道;傳播主體;受眾

      2010年,新聞出版總署發布《關于加快我國數字出版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從產業發展角度提出數字出版的必要性,明確指出數字出版是指利用數字技術進行內容編輯加工,并通過網絡傳播數字內容產品的一種新型出版方式,其主要特征為內容生產數字化、管理過程數字化、產品形態數字化和傳播渠道網絡化[1]。2011年,《新聞出版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提出推動學術期刊出版數字化轉型,帶動原創學術文獻數字出版的產業化、規范化、規模化發展[2]。2014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財政部就聯合印發了《關于推動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強調數字化轉型的主要任務是開展數字化轉型升級標準化工作、提升數字化轉型升級技術裝備水平、加強數字出版人才隊伍建設、探索數字化轉型升級新模式[3]。各類政策文件的相繼出臺,加快了我國數字出版轉型的步伐。與此同時,數字傳輸技術的進步,為數字出版提供了技術支撐,使得數字化生產、存儲、傳輸和閱讀成為可能。加之新媒體傳播環境下,媒介內容生產、傳播以及用戶信息接收習慣等各方面的變化,促使人們對科技期刊的需求發生改變。科技期刊在這一背景下進行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數字出版背景下學術期刊的數字化轉型涵蓋了投稿、審稿、編輯、出版、傳播等各個環節的數字化。本文重點基于數字化傳播視角,從傳播內容、傳播渠道、傳播主體、受眾層面對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2014年第七版)的數字化傳播轉型進行研究,主要是《體育科學》《中國體育科技》《體育與科學》《體育學刊》《北京體育大學學報》《武漢體育學院學報》《上海體育學院學報》《天津體育學院學報》《沈陽體育學院學報》《西安體育學院學報》《廣州體育學院學報》《成都體育學院學報》《南京體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體育文化導刊》《首都體育學院學報》《山東體育學院學報》等16種期刊。

      1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概況

      從數字化發展過程來看,學術期刊從紙質出版到數字化轉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編輯出版流程數字化、新媒體建設與移動域出版、實現交互功能的精準知識服務,最終實現學術期刊由知識傳播到知識服務角色的轉變。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發展目前整體處于第二階段到第三階段之間,即基本上通過網站、數據庫完成了出版流程的數字化,在新媒體平臺的建設上處于探索上升期。具體到數字化傳播各方面的情況如下:

      1.1傳播內容:從面向紙質媒體到適應多媒體需求轉變

      從傳播內容來看,數字化轉型背景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由原來的宏內容向微內容、宏內容并存轉變。所謂的“微內容”是相對于傳統意義上的大批量生產的宏內容而言的,是“最小的獨立的內容數據,如一個簡單的鏈接,一篇網志,一張圖片、音頻、視頻,一個關于作者、標題的元數據,E-mail的主題,RSS的內容列表等等[4]。傳統模式下的內容生產,主要面向紙質期刊讀者傳播全文內容。伴隨著媒介傳播形態的改變,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面向多媒體用戶需求,對文章內容的呈現方式、結構組織方式加以改變,對傳播內容的篇幅進行調整,使其更符合網絡閱讀或者移動閱讀方式。這種微內容生產在移動端得到廣泛運用。如《體育與科學》采用標題、摘要、關鍵詞的形式在微信公眾號推出每期目錄。與此同時,傳統方式的全文內容傳播依然保留,如《體育科學》、《上海體育學院學報》等微信公眾號精選部分文章進行全文傳播。另外,在內容形態上,紙質期刊可以突破原有的局限,以一種媒介內容形成多種媒介形態。在這個轉型過程中,文字、圖像等被拆散打碎成最小的傳播要素,然后再以新的速度、思路和形式模塊化為產品,并通過不同的渠道被推送到不同的終端[5]。目前,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正由原來的紙質期刊文字形態逐步向圖文過渡。

      1.2傳播渠道:刊、網、庫、移動端融合傳播局面正在形成

      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已基本形成“刊、網、庫”信息傳播格局。網絡對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進程的推動較早體現在采編系統的數字化以及各大期刊網站的建設上。我國16家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均有各自的網站,同時借助北京瑪格泰克、三才、勤云和中國知網等系統搭建起各自的數字化采編系統,不僅實現了出版流程的數字化,還向用戶提供多功能檢索以及電子期刊服務,推動了紙質期刊與網絡期刊的融合發展。另外,科技期刊與數據庫的合作進一步拓寬了學術信息傳播渠道。目前,我國16家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共被20多個數據庫收錄,其中包括美國《劍橋科學文摘:體育索引》、加拿大《國際體育文獻數據庫》、俄羅斯《文摘雜志》、波蘭《哥白尼索引》等7個國外數據庫,不僅推動了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進程,也加速了學術資源的國際化傳播。除此之外,學術論文可以通過數據庫實現單篇網絡首發、優先出版,大大縮短了出版周期,提高了傳播效率;同時,借助數據庫可進行文獻的可視化分析,推動了體育文獻的交互傳播。移動傳播使得學術期刊的數字化進程進一步深化,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對微博、微信、客戶端的運用,是數字化傳播渠道的又一革新。表1為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兩微一端”開通情況。可以看出,三大平臺中,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微信公眾號的開通率最高。從使用情況來看,各大期刊除了日常的信息發布以外,在自定義菜單欄開通包括目錄查詢、期刊檢索、作者查稿、審稿通知、編輯登錄等在內的多項功能。微博平臺則主要發布一些刊物介紹、征稿信息等。手機APP方面,2015年9月,《體育科學》移動客戶端試運營,推出Android和iOS兩個版本,具有文獻閱讀、檢索、通知公告、投稿須知、稿件信息查詢和消息推送等功能,是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向移動端轉型的重要嘗試。整體而言,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在傳播渠道方面正致力于以期刊、網站、數據庫匯聚內容,以移動端引導流量、穩定讀者,推進刊、網、庫、移動端融合傳播平臺的形成。

      1.3傳播主體:由單一型角色向多元復合型角色轉變

      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主要是獨立運營,傳播主體主要是期刊編輯。數字化轉型對期刊編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為適應這一需求,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編輯能力由傳統意義上的文字內容編輯向編輯、計算、運營等多元化方向發展。例如,《體育學刊》三大網絡出版平臺———門戶網站、“體育在線”網絡學術論壇、《體育網刊》網絡電子刊物針對體育學術論文中涉及的運動數據、圖表、數學公式等相關內容,使用計算機與互聯網技術進行檢索、檢驗,以保證信息的準確[6]。這種情況下,傳統編輯需具備一定的互聯網、計算機應用能力。除此之外,隨著“兩微一端”在數字化傳播中的應用,編輯人員也需具備一定的數字化平臺運營能力。從這一層面講,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編輯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由傳統紙質期刊的文字編輯、加工單一型角色定位轉向多元復合型發展。

      1.4受眾:由信息的單向被動接收向雙向傳播轉變

      傳統的大眾傳播是以傳媒機構為本位,進行點到面的傳播,傳受雙方的地位不對等,作為信息接收者的受眾,更多時候是處在一種被動的狀態;互聯網時代則形成了傳媒機構與受眾雙向互動的局面,受眾與傳媒機構的地位悄然發生了變化,處在一種相對平等的地位;而進入Web2.0時代,傳播的方式則更是出現了基于社交圈子傳播的點到點的傳播[7]。體育學術期刊傳統的傳播模式下,受眾對學術資源的獲取是單向的,信息的主導權在傳者手中。依據媒體“社區”的概念,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有著清晰的社區邊界。數字化傳播過程中,用戶可以通過微博、微信在線交流,實時分享、互動,同時源自用戶的數據、評價等方面的反饋則作為重要的信息傳遞給編輯,以更好地服務于期刊的數字化傳播,這一過程中受眾的社區成員身份得以彰顯。除此之外,經由線上渠道發起線下學術活動,再通過線上傳播,是目前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與受眾互動的一個重要方式,如《體育與科學》等微信公眾號發起的多場學術工作坊、學術沙龍互動。這種基于數字化平臺的互動進一步增強了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用戶黏性。

      2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轉型中存在的問題

      數字化轉型背景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從內容、渠道、傳受主體等方面均發生了一定的變化,但統觀其數字化傳播過程,依然存在一定的問題。

      2.1傳播內容與紙質期刊重復,傳播文本單一

      從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內容來看,一方面,數字化內容與紙質內容高度重復。網站、數據庫上載的內容基本等同于紙質期刊的電子版;移動平臺傳播內容雖涵蓋了目錄、摘要、全文以及全文精簡版,但從整體上看,仍是紙質期刊內容的重復,缺少對期刊內容的拆分重組和二次加工。這種傳播方式下,數字化平臺更多地是對紙質內容的簡單照搬,難以彰顯平臺在內容生產方面的作用。另外,綜合數字化平臺的各類傳播內容,移動傳播平臺的原創內容生產能力相對較弱。以微信公眾平臺為例,截至2018年6月22日,《體育科學》與《中國體育科技》官方微信公眾號“體育總局科研所書刊部”42條推文中有22條原創;《體育與科學》160條推文中,有53條原創。以上是12家開通微信公眾平臺的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中原創內容比重較高的,多數期刊原創內容較少。另一方面,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文本相對單一。國外數字化程度較高的體育類期刊,除了以文字形式傳播外,還注重音頻、視頻等形式的傳播,在豐富傳播內容的同時,實現了對期刊資源的再加工和再生產[8]。反觀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文本形態,一些收錄期刊的數據庫雖然有音視頻傳播,如中國知網可通過增強出版發布多種文本形態的論文,但極少見到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音視頻內容。

      2.2平臺建設與運營不完善,尚未形成立體化的傳播格局

      我國中文類體育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渠道方面的問題集中在移動平臺的建設和運營上。首先,在平臺建設方面,微博和客戶端并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從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新浪微博開通情況來看,有4家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開通了新浪微博,而實質上有效賬戶僅3家。APP方面,除《體育科學》《中國體育科技》之外,其他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并沒有作出嘗試。其次,從新媒體傳播平臺的運營來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新媒體平臺內容更新不及時。其中新浪微博賬戶基本處于停更狀態,微信公眾號整體活躍度雖高于微博,但從推文量來看仍存在更新不及時、疏于運營的問題,截至目前,多家期刊推文數量不足40條。因此,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雖然整體上搭建了刊、網、庫、移動端傳播平臺,但具體到各個期刊,數字化移動平臺無論是在建設方面還是在運營方面都不夠完善,也就難以形成真正的立體化的傳播格局。

      2.3期刊編輯面臨負荷過度化與邊緣化、泛化的矛盾

      盡管在數字化轉型背景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編輯正在作出初步的轉型嘗試,但目前來看,漸進式的數字化轉型中,傳統學術期刊出版運作模式將在一定時間內長期存在。傳統學術期刊出版單位的規模較小,工作人員少,編輯要參與選題和欄目策劃、論文組稿和審校、版式設計和排版等大部分出版環節,而且這些環節占據一個出版周期的大部分時間[9]。從這一點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編輯若選擇復合型發展,需要同時承擔選題、策劃、編輯、數字化運營、推廣等多項工作,造成工作負荷過重。從另一個視角來看,學術期刊數字化轉型趨勢之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若選擇數字化產業發展道路,那么編輯則面臨著被邊緣化和泛化的挑戰。一方面,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過程不斷推進,未來產業鏈將逐步形成,編輯處理的內容只是整個產業鏈的初級產品,而最終到達用戶層面的多是數字化產品,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弱化傳統意義上學術期刊編輯的核心地位,編輯角色出現邊緣化危機。另一方面,出版產業鏈的形成和延長使得各環節分工明確,學術出版將吸收不同領域的人才,“編輯”的職能也就從選題策劃、欄目組稿、加工校對等出版前端活動擴展到版式設計、市場營銷、產品宣傳和信息反饋等[10],這樣一來,多種角色同時被冠以“編輯”身份,出現編輯角色的泛化現象。

      2.4傳播精準度不夠,交互性不強

      相對于廣泛意義上的大眾傳播,學術期刊有其特定的受眾群體,從這一層面講,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受眾呈現出的是分眾化需求。目前,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各類傳播渠道中,雖然通過微信公眾號能夠進行相對精準的推送和群發,但是只是針對訂閱用戶統一推送,還不能實現進一步的受眾細分與更加精準的內容分發。除此之外,基于網站、新媒體平臺的互動更多意義上是編輯與受眾的雙向互動,相對于互聯網傳播的多向交互,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還存在不足。一方面,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網站的核心功能是投稿、審稿和論文刊載,網站慣用的聯系方式仍是電話和郵件。另一方面,從新媒體平臺互動方式看,以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開通率最高的微信平臺為例,常用的互動方式是私信、自定義菜單留言以及評論,但微信作為半開放式的平臺,用戶評論并非所有人可見,也就難以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交互。加之前文所述,開放式的新媒體平臺微博、客戶端運營管理不善,整體上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交互性不強。

      3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轉型策略

      3.1轉變內容生產思路,多文本傳播

      在當前以新媒體為代表的數字化、網絡化傳播環境下,受眾的閱讀行為和對內容的需求更為多樣。體育類核心期刊應緊跟受眾需求變化趨勢,轉變內容生產思路,打造更為貼合受眾閱讀習慣的傳播內容。(1)區分于紙質內容。受眾在使用新媒體閱讀時呈現時間與內容的碎片化特點,這要求體育期刊的新媒體傳播內容要能在短時間內、以較短篇幅向受眾傳達核心觀點與主旨內容。體育期刊在新媒體傳播中應將文章字數控制在一千到一千五百字之間,使讀者能在五到十分鐘內閱讀完。并且提煉文章要點,讓核心概念與核心觀點能夠迅速被受眾獲知。(2)豐富傳播文本。新媒體為體育期刊的傳播提供了豐富的傳播文本,體育期刊不僅能通過文字傳播學術知識,更能夠通過圖片、視頻、音頻等多種文本豐富自身的學術表達。體育期刊所刊載的運動訓練、體育教學、運動康復等內容往往具有較強的實踐性,通過圖片、視頻等形式能更直觀地展現研究內容。同時,多文本的傳播形式也更符合當下受眾的閱讀習慣,可以吸引更多的潛在受眾,激發更多的受眾對學術研究產生更大的興趣。

      3.2建設完善的數字化平臺,提高運營的專業性

      目前,我國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新媒體傳播集中在微信公眾平臺,對于微博、客戶端平臺的建設和利用不足。為了提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能力,應著力構建微信、微博和客戶端三位一體的移動化傳播矩陣。“兩微一端”的傳播特性各不相同,微信公眾號能提供較為豐富深入的傳播內容,適合傳播學術文章;微博的實效性、互動性更強,適合發布信息公告,與讀者進行互動;客戶端能夠滿足用戶不同的功能性需求,適合將其建設為綜合性的學術平臺。通過建設完善的數字化平臺,可以充分發揮不同平臺的傳播特性,滿足受眾對不同類型信息、服務的需求,實現傳播效果的最大化。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還應注重新媒體平臺的專業性建設,提升傳播內容與傳播服務的專業質量。定期更新平臺內容,使得傳播服務規范化、制度化;增加原創性內容的傳播比重,減少轉載非本專業的內容,提升傳播內容的專業性。例如,在新媒體平臺定期發布選題策劃、征稿計劃,為作者投稿和讀者閱讀提供方向;定期更新體育期刊的當期目錄,選取具有代表性的文章推送。

      3.3建設專業的數字化期刊編輯隊伍

      在體育期刊的數字化轉型背景下,作為傳播主體的期刊編輯需要不斷提升數字化傳播能力,建設與體育期刊數字化傳播流程相匹配的專業的編輯隊伍。(1)體育期刊編輯首先應強化對數字化出版、傳播的重要性認識,明確期刊數字化轉型的內涵與用戶需求變化。隨著新媒體的發展,數字出版呈現出海量存儲、檢索隨機、應用多媒體化、傳播廣泛等特點,為體育期刊的文稿編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時,數字化技術也對編輯工作中的選題策劃、信息收集、用戶反饋、編校排版等工作提供了較大便利。體育期刊編輯在工作中應充分認識到數字化轉型對編輯工作形成的機遇與挑戰。(2)體育期刊編輯應定期參加各類數字化出版活動、繼續教育培訓,在數字化轉型中不斷提升個人的專業技能與專業素養。在網絡傳播環境下,體育期刊編輯應注重學習網絡著作權保護法、語言文字使用規范、期刊出版管理條例等涉及期刊數字出版的法規制度。(3)相關編輯部門或行業組織要關注國際數字出版的前沿技術手段,推廣現代化的編輯工作流程,積極運用數字化編輯軟件,不斷提高期刊編輯的數字化水平[11]。

      3.4利用大數據進行精準傳播、立體化交互傳播

      大數據技術賦予了體育期刊對出版單刊數據、同行間出版數據、學術領域和學科發展數據等海量信息的分析、挖掘能力。科技期刊編輯可以從海量數據中挖掘出讀者需求、行業方向,從而對期刊的選題策劃、產品設計和經營宣傳提供指導[12]。體育期刊應主動運用大數據技術對刊物的發行數據、文章的下載量、閱讀量、引用量等數據進行挖掘,找出最受讀者關注的學術方向。同時,我國體育類核心期刊還應做好受眾群體的人群畫像分析,針對最為主要的受眾群體調整期刊傳播方向,為讀者提供精準有效的學術內容。在找到精準傳播方向的基礎上,體育期刊還應提升傳播的交互性。體育期刊的讀者不僅是受眾,也可能轉變為期刊的供稿者、學術內容的生產者。高質量的學術內容是期刊發展的關鍵,體育期刊應增強受眾的參與感受,引導作者、讀者為期刊本身的發展和學科發展貢獻力量。體育期刊應積極借助兩微一端的新媒體傳播平臺,與受眾進行有效溝通,及時回復有價值的留言信息,解答讀者的疑問,維護好與讀者的互動關系。同時,體育期刊還應利用線上建立的基于學術關系的人際網絡開展線下交流活動,如學術論壇、學術講座、學術沙龍,構建線上到線下立體化的學術互動模式,既推動學術交流也提升期刊本身的影響力。

      4結語

      數字出版背景下,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在傳播內容、傳播渠道、傳受主體等方面均在積極進行數字化轉型,但統觀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數字化傳播,多數期刊還存在諸如傳播內容照搬紙質期刊、傳播文本單一、數字化平臺建設和運營不完善、傳受主體交互性不強等問題,期刊編輯在數字化轉型中也面臨著多種考驗。因此,未來,我國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在數字化傳播中應更加注重傳統期刊內容的二次生產,豐富數字化文本,加強數字化平臺的建設,提高數字化運營的專業性。與此同時,推動數字化編輯隊伍的建設,并立足受眾需求提高傳播的精準度和交互性,加快數字化傳播進程。

      作者:王相飛1;簡德平1;李愛群1;王真真2;李進2 單位:1.武漢體育學院期刊社,2.武漢體育學院新聞傳播學院

      中文體育類核心期刊的數字化傳播轉型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按欄目篩選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