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hu2w"><strong id="xhu2w"></strong></big>

    1. <acronym id="xhu2w"><form id="xhu2w"><address id="xhu2w"></address></form></acronym>
      <code id="xhu2w"></code>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企業文化 >> 審美文化論文 >> 正文

      交通審美文化三個重要維度的深入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交通審美文化是彰顯交通歷史文明發展的重要結晶,是社會審美文化體系架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交通審美文化以其豐厚意蘊、表現特征、系統結構,鮮明體現了交通審美文化的特質和價值。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意蘊、表征、結構三個重要維度,不僅是對交通審美文化屬性的深刻認知,而且是對社會審美文化體系的深刻把握。因此,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的三個重要維度,提出其具有學術價值的新觀點和實踐參考的新建議,不僅是提升交通審美文化研究理論水平的內在要求,而且是積極引導交通審美文化發展的時代需要。

      關鍵詞:交通;審美文化;維度;認知

      從社會事物的本體論視角看,交通既具有一般社會事物的內涵屬性、表現特征和系統結構,也具有其特殊的屬性、表征和結構;同樣,交通審美文化既具有一般審美文化的內涵屬性、表現特征和系統結構,也具有其獨特的審美文化意蘊、審美文化表征、審美文化結構。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意蘊、表征、結構三個重要維度,不僅是對交通審美文化屬性的深刻認知,而且是對社會審美文化體系的深刻把握,進而充分證明交通審美文化是彰顯交通歷史文明發展的重要結晶,是社會審美文化體系架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的三個重要維度,提出具有學術價值的新觀點和實踐參考的新建議,不僅是提升交通審美文化研究水平的內在要求,而且是積極引導交通審美文化發展的時代需要,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一、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深入探析

      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必須首先深刻把握“文化”的豐厚內涵。那么,文化的豐厚內涵意味著什么?中外諸多專家學者,從不同角度提出了不同看法。無論是中國著名學者余秋雨所著《何謂文化》、金克木所著《文化的解說》,還是陳少峰所著《文化的力量》、鄶揚所著《當代文化的生成機制》,無論是外國著名學者維特根斯坦所著《文化的價值》、格爾茨所著《文化的解釋》,還是哈里森和亨廷頓合著《文化的重要作用》、威廉斯所著《關鍵詞:文化與社會的詞匯》等重要著作,都對文化的豐厚內涵提出了具有重要價值的觀點。受中外學者的啟發,本文認為文化不僅是一個專指性的概念,而且是一個復合性的概念。從廣義上說,文化是指人類社會歷史演進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從狹義上說,文化是指社會的文明意識狀態,以及與之相適應的制度體系和組織架構。文化所體現的文明意識狀態,既包括政治法律,還包括科技知識和科學精神、理想信仰、倫理道德、文學藝術、語言文字和民族精神、風俗習慣以及發展模式等重要內容。因此,文化是由多種文明因素構成的復合整體,是一個蘊含多維層次結構的系統化的概念,是人類世界不同于自然世界的社會文明程度的綜合體現。從文化的豐厚內涵可以看出,文化不僅彰顯了人類創造物質產品的創造力量,而且彰顯了人類創造精神產品的創造力量;文化不僅是引領社會有序運行的文明意識,而且是推動社會有序運行的文明實踐;文化不僅是保障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規制,而且是促進社會持續發展的精神支撐。所以,無論是從廣義還是從狹義上看,都充分說明文化包含著豐富而深刻的意蘊,是“人的本質力量”的能動顯現和發展成果。

      人類不斷積極創造文化的歷史過程,既是人類在超越其他動物種類而彰顯主體能動性,不斷前行的“人化”的演進過程,又是在文化滋養哺育中自我改造升華,不斷成熟的“化人”的提升過程。如今,人們的思維方式及其行為方式都在不同方面、不同層次顯現著文化的品位和追求。不僅如此,不同類型的文化狀態還相互聯系、相互影響,正如世界著名文化理論家巴巴什和泰勒所指出的:“亞文化、文化、超文化融合,并產生新的文化,而且永不停歇。”[1]人類文化正是在多元生成、多元交織之中互動共進的,既積極傳承優秀的歷史文化,又日益創造豐富多彩的新的時代文化。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在深刻把握“文化”豐厚內涵的基礎上,還應當進一步深刻把握“審美文化”的豐厚內涵。那么,審美文化的豐厚內涵又意味著什么?中外的諸多專家學者也從不同角度提出了不同看法。無論是中國著名學者朱光潛所著《談美》、李澤厚所著《美的歷程》,還是蔣孔陽所著《美和美的創造》、施昌東所著《“美”的探索》,無論是外國著名學者黑格爾所著《美學》、盧卡奇所著《審美特性》,還是斯托絡維奇所著《審美價值的本質》、桑塔耶納所著《美感》等重要著作,都對審美文化的豐厚內涵提出了具有重要價值的觀點。受中外學者的啟發,本文認為審美文化既具有文化的內涵屬性、表現特征和功能作用,也具有其特殊的屬性、表征和功能。因此,審美文化不僅體現了文化的一般性,而且顯現著文化的特質性。作為具有文化特質性的審美文化,不僅是人類文明所彰顯的對于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科技美的審美理念的文化意識,而且是人類按照“美的規律”而創造的富有美感價值的物質產品和精神產品的文化載體,正如馬克思深刻指出的,在人揚棄異化勞動的主體創造活動中“人也按照美的規律來構造”[2]。審美文化的豐厚內涵充分表明,人類對于美的追求和創造既是審美活動、又是文化活動,或者說,審美活動就是一種飽含文明取向的文化創造活動。審美與文化的有機結合,極大體現了人類社會文明的進步發展,不僅突出表現了人們對于美的事物的喜悅感受,而且還突出表現了人們對美的愿景的深切向往。正如著名美學思想家李斯托威爾所指出的:“那種太單調、太平常、太陳腐或者太令人厭惡的東西……不能感動我們或吸引我們的注意。”[3]。審美與文化的有機結合,還極大提升著人類的社會生活品質,賦予生活豐厚的審美價值。正如著名美學思想家車爾尼雪夫斯基所指出的,藝術與現實、生活與美學具有緊密關系,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美是生活”[4]。如今,人類在社會生產、生活的許多方面都體現了審美文化的重要取向,美的環境、美的產品、美的藝術、美的形象日益受到人們的青睞。敏銳發現美、大力創造美、自覺展示美、主動欣賞美,越來越成為人們的一種社會文化共識,并仍將積極引領、不斷促進人類社會朝著更加美好的生產生活境界前行。深刻把握“文化”和“審美文化”的豐厚內涵,為深入探析“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奠定了堅實基礎。

      交通審美文化理所應當蘊含文化和審美文化的內涵,這是因為交通首先具有社會性,是一種社會現象,尤其是現代交通行為(或由此產生的交通現象和由此發展而成的交通行業)是人類的重要社會行為之一。正如交通社會學研究專家谷中原所深刻指出的:“作為社會系統的大動脈和重要的社會現象,交通具有鮮明的社會公益性;作為重要的經濟部門,交通運輸生產具有半公共性;作為人類的行為本能,交通具有人文性和社會性,它本身就是我們人類的一種生活方式。”[5]交通的社會性,決定了交通審美文化與人類社會文明形影不離,是人類社會審美文化體系架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交通審美文化也具有其自身的特性,與其他社會事物所體現的審美文化有所區別。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主要體現在如下四個重要層面:其一,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人類交通方式文明演進中生成的文化形態。無論是從國外的古羅馬亞壁古道、秘魯古印加古道與美國現代艾森豪威爾州際高速公路來看,還是從中國古代的五尺道、茶馬古道與現代京海高速公路來看,無論是從公路、鐵路、水運、航空運輸來看,還是從鄉村與鄉村之間的交通、城鎮與城鎮之間的交通、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交通來看,都可以發現各種交通方式所蘊含的審美文化的文明演進烙印。其二,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交通構筑物中適當植入審美文化元素的文化構造。無論是從橋梁、隧道、索道、立交、服務區、收費站來看,還是從車站、港口、機場來看,都可以發現各種交通構筑物所植入的藝術審美文化、民俗審美文化、宗教審美文化、科技審美文化等豐富多彩的審美文化元素,審美文化元素的植入構造了具有交通特色的審美文化形式。其三,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人工之美和自然之美的有機結合中體現的文化追求。無論是從交通規劃、交通設計、交通組織等所思考的交通發展前景來看,還是從交通設施、交通標識、交通臺亭、交通廊道等等所構建的交通景觀來看,都可以發現人工之美和自然之美有機結合于交通建設發展之中的文化追求。其四,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交通營運管理服務中彰顯交通行業人員審美文化素養的直觀表現。無論是從交通運輸營運服務的駕駛人員、售票人員、安檢人員來看,還是從交通運輸營運的管理人員、督查人員來看,都可以發現交通行業人員在行為、語言、態度、儀表等所彰顯的審美文化素養的直觀表現。從交通審美文化所包含的深廣內容可以看出,交通審美文化不僅具有歷史性、而且具有時代性,不僅具有物化性、而且具有精神性,不僅具有人文性、而且具有自然性。因此,交通審美文化充分體現了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是審美文化主客體互動交融的意蘊豐厚的集成性概念。

      二、交通審美文化的重要表征

      交通審美文化的第一大重要表征是物質無害性。人們對于事物的價值取向,當然要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然而,事物對人的物質無害性,始終是確定其價值取向的基礎。就審美對象來看,并非什么樣的事物都能成為美的事物。那些對人在物質上有害的事物,就不具有美的屬性。正如美學思想家陸一帆所指出,人們欣賞某種事物時,它必須不傷害人。若傷害人,人們驚恐萬狀,安能有心欣賞它。因此,“美的事物不一定都有實用價值,但至少要對人無害,對人有害的事物,一般說來是不美的,不能成為精神享受的對象……這些事物的形狀、色彩不是沒有可取之處,但是它們傷人身體,內容丑惡與形式美處于尖銳矛盾之中,所以人們還是不愿欣賞它們”[6]。展現審美文化的事物,必須具有對人的物質無害性。無論何種展現審美文化的事物形態,都應當消除對人的傷害、對社會的傷害、對自然的傷害。展現交通審美文化的事物,同樣必須具有對人的物質無害性。無論是公路、鐵路、水運、航空運輸等交通方式的變化發展,還是鄉村交通、城鎮交通、國際交通等交通方式的變化發展,都不能危害人、危害社會、危害自然。無論是橋梁、隧道、索道、立交、服務區、收費站等交通構筑物的建造,還是車站、港口、機場等交通構筑物的建造,以及不同類型的交通景觀的建造,也都不能危害人、危害社會、危害自然。無論是交通運輸營運服務的駕駛人員、售票人員、安檢人員的行為,還是交通運輸營運的管理人員、督查人員的行為,也都不能危害人、危害社會、危害自然。如果交通方式、交通構筑物、交通景觀、交通服務人員對人、社會、自然造成危害,那么,交通的價值和意義也就失去了根基,交通審美文化也就無從談起。因此,保障交通的安全、環保、便捷、協調,真正做到以人為本,關愛生命、維護生態、節能高效、優質服務,不斷改進交通運營方式、交通構筑物建造、交通景觀設置、交通服務質量,全方面、全過程、全員化提升交通的品質和品位,盡可能消除或減少對人、社會、自然的危害性,不僅是彰顯交通審美文化的內在要求,而且是促進交通健康持續發展的客觀需要。交通審美文化的第二大重要表征是精神愉悅性。所謂精神愉悅性,主要是指人在欣賞事物形態的過程中精神上產生的有益性,核心是能夠喚起人的審美享受即美感。人之所以能夠產生審美享受的精神愉悅,就在于人具有而一般動物不具有的精神意識。馬克思就深刻指出,人與一般動物的極大區別,不僅在于人具有精神愉悅的愿望,而且能夠能動實現精神愉悅的愿望,也就是說“人不僅像在意識中那樣在精神上使自己二重化,而且能動地、現實地使自己二重化,從而在他所創造的世界中直觀自身。”[7]無論是何種事物形態,都應當能夠或多或少地引起人在精神上有益的愉悅滿足,才可能成為給人審美享受的美的事物。正如著名藝術家克拉姆斯柯依所指出:“在月亮這個圓盤中有什么好東西呢?但是在月光籠罩下自然界若隱若現———儼然是完整的和諧,它那么雄渾、那么崇高,使得象螞蟻一樣可憐的我進入高尚的精神境界:這時候我能夠變得更美好,更善良,更健康”[8]。人們對于自然事物形態的欣賞是如此,對于社會事物形態的欣賞、人的形態的欣賞也依然如此。著名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就指出:“審美和藝術活動在根本上乃是主體為了宣泄和轉移自己的生命本能而選擇的被社會所允許的替代方式而已……從而確保了主體在精神和心理上的健康。”[9]

      總而言之,作為審美對象的事物形態,在被人欣賞中能引起人精神上的愉悅性,是彰顯美的意蘊特征的重要有利條件。交通審美文化作為人類審美文化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交通運營方式、交通構筑物建造、交通景觀設置、交通服務管理等方面所展現的美,同樣會以審美文化形態引起人精神上的愉悅性,喚起人的審美享受。以公路交通為例,無論是從美國66號公路(堪稱世界經典的公路旅游線路,融入美國公路開拓史、美國西部自然人文資源、美國現代流行藝術和速食文化等景觀展示、體驗元素,被美國人親切喚作“母親之路”、“體驗西部風情夢想之路”、“流行文化興盛之路”)來看,還是從我國四川康雅公路(G318線四川康定至雅江段,堪稱充滿歷史文化的道路)來看,都是以其匯聚了豐厚的路域歷史文化,充分展現了交通審美文化的意蘊特征,從而引起了旅游者在精神上的愉悅性,喚起了旅游者的審美享受,極大彰顯了交通審美文化形態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交通審美文化的第三大重要表征是具體形象性。從美學思想家們關于審美對象本質的探索可以發現,無論是柏拉圖、黑格爾關于“美是無始無終的理念表征”、“美是理念的感性顯現”[10]的觀點,還是休謨關于“美存在于鑒賞者心里,每一人心見出一種不同的美”的觀點,無論是畢達哥拉斯關于“美是客觀事物的和諧比例、對稱均衡性的表征”的觀點,還是柏克、蔡儀關于“美是審美對象的多樣統一的特征”、“美是共性與個性相統一的典型表現”的觀點,都蘊含著審美對象具有其具體形象性的認識。因為無論何種事物(包括文化形態、文化產品、文化載體),一旦進入人的審美視域,首先吸引人注意力的是審美對象的形象。沒有形象,就沒有審美。交通審美文化所體現的審美對象的屬性,同樣必須展示交通審美對象的形象。從交通方式的審美文化特征來看,無論是公路、鐵路、水運、航空運輸等交通方式,還是鄉村交通、城鎮交通、國際交通方式,都可以看出各種交通方式所蘊含的審美文化通過可感知的鮮明形象展示而具體表現出來。從交通構筑物中植入審美文化元素來看,無論是橋梁、隧道、索道、立交、服務區、收費站等交通構筑物,還是車站、港口、機場等交通構筑物,都可以發現各種交通構筑物所植入的藝術審美文化、民俗審美文化、宗教審美文化、科技審美文化等豐富多彩的審美文化元素,通過其各種交通構筑物的鮮明形象展示而具體表現出來。從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人工之美和自然之美的有機結合中體現的文化追求來看,無論是交通規劃、交通設計、交通組織等所思考的交通發展前景,還是交通設施、交通標識、交通臺亭、交通廊道等所構建的交通景觀,都可以發現人工之美和自然之美有機結合于交通建設發展之中的文化追求,通過人的加工創造景物和自然生態景物和諧交融的鮮明形象展示而具體表現出來。從交通審美文化是在交通營運管理服務中彰顯交通行業人員審美文化素養的直觀表現來看,無論是交通運輸營運服務的駕駛人員、售票人員、安檢人員,還是交通運輸營運的管理人員、督查人員,都可以發現交通行業人員在行為、語言、態度、儀表等所彰顯審美文化素養的直觀表現,通過交通行業人員良好的言談舉止、友善的情感表達、端莊的氣質風度等鮮明形象展示而具體表現出來。總之,交通審美文化不是純粹的抽象,其豐厚意蘊是通過具有可感性的具體形象而得以生動顯現的。

      三、交通審美文化的系統結構

      交通審美文化是具有多層文化要素整合性的系統結構。任何事物的系統存在,都是以多方面、多層次的要素整合而生成的系統結構。復雜事物的系統結構,無疑因為其組成要素的多樣性而呈現復雜化的結構狀態;簡單事物的系統結構,也并不因為其簡單而只是單一要素就能形成系統結構的,同樣也有相關要素融入其中。因此,無論是復雜事物的系統結構狀態,還是簡單事物的系統結構狀態,只要是以系統方式存在,皆有多方面、多層次的要素整合。深刻把握事物系統結構的多方面、多層次要素的整合性,就是要力爭從總體上認知事物的整體結構,進而深刻把握事物的存在方式。著名科學哲學家弗里德曼就從全局與局部的關系視角,深入分析了“世界圖象的簡單化和統一化”的系統結構狀態,提出了應當增加“對世界的總體理解”的重要觀點[11]。著名科學文化思想家埃里克森則認為“不同圖景互相依賴地存在著,但這個互相依賴是因情況而異的,不是絕對的”[12]。弗里德曼和埃里克森的重要觀點對我們深刻把握交通審美文化多層要素整合性的系統結構具有重要啟發。在交通審美文化的系統結構中,不僅有古代交通方式所積淀的深厚歷史審美文化要素,而且有現代交通方式所展現的時尚審美文化要素;不僅有交通構筑物所體現的藝術審美文化、民俗審美文化、宗教審美文化、科技審美文化等豐富多彩的審美文化要素,而且有交通景觀所展現的人工之美和自然之美有機結合的審美文化要素;不僅有交通運輸服務人員所展現的行業風采審美文化要素,而且有交通營運管理所體現的和諧有序管理審美文化要素。由此可見,交通審美文化系統結構既充分彰顯了“物質審美文化要素”與“精神審美文化要素”的有機整合,又充分彰顯了“歷史審美文化要素”與“時尚審美文化要素”的有機整合;既充分彰顯了“社會生產審美文化要素”與“自然生態審美文化要素”的有機整合,又充分彰顯了“認知審美文化要素”與“行為審美文化要素”的有機整合。總之,交通審美文化的系統結構不僅體現了審美文化的多元性和多層性,而且體現了不同審美文化要素的有機整合性,是多元多層審美文化要素在系統建構中形成的具有交通特色的審美文化結構形態。

      交通審美文化是具有內生性與開放性的系統結構。任何事物的系統存在,既具有自身內部的生成根基,也具有外部因素的重要影響。自身內部的生成根基決定了系統的存在具有其內生性,外部因素的重要影響決定了系統的存在具有其開放性。任何系統都同周圍環境相互聯系、相互作用,進行著物質、能量或信息的交換和轉換,不同的只是開放的程度大小有所差別罷了,根本不存在與周圍環境完全隔絕的、絕對孤立的系統。在科學研究和實驗中有所謂的“孤立系統”、“封閉系統”或“隔離系統”,說的都是同外界環境無熱、功和質量交換的系統。其實,這只不過是科學研究和實驗中在一定的條件下為著一定的目的,暫時撇開對象同環境的關系而設想或設置的一種“假想系統”。著名科學家I•普利高津在其耗散結構理論中就深刻指出,一個遠離平衡態的開放系統(包括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以及社會人口的、經濟的、文化的系統等),通過與外界環境不斷進行物質和能量的交換和轉換,在外界環境的變化達到一定的閾值時,就可能從原來的無序混亂狀態,轉變為一種在時空上或功能上穩定的有序狀態。耗散結構理論為系統的存在和發展有賴于同其環境的相互聯系、相互作用,提供了十分有力的科學證明。交通審美文化系統的存在,同樣是在其內生性與開放性的關聯互動中得以生成和發展的。交通審美文化內生性主要是指不同的審美文化形態所植根于民族和地域的建構機制,交通審美文化開放性主要是指某種審美文化形態與其他審美文化形態相互聯系、相互作用,進行著物質、能量或信息的交換和轉換。如以交通方式的審美文化系統結構來看,無論是其公路、鐵路、水運、航空運輸等交通方式的審美文化形態,還是其鄉村交通、城鎮交通、國際交通方式的審美文化形態,都可以看出它既深深植根于本民族、本地域的審美文化土壤,具有其特定因素的內生性機制,又不斷吸收其他民族、其他地域的審美文化元素,具有其深廣的開放性影響。從中國古代的五尺道、茶馬古道、絲綢之路、下西洋海上之路等,到當今的“一帶一路”倡議,都可以發現交通方式的審美文化系統結構具有其內生性與開放性的特征,不僅充分體現了對中華民族審美文化特質的極大彰顯,而且充分體現了對其他民族審美文化元素的積極吸收。

      交通審美文化是具有可塑性與協調性的系統結構。現代系統論已充分證明,無論是何種事物的系統結構,都不僅具有相對的穩定性,而且具有一定的變化性。著名系統論思想家L•貝塔朗菲深刻指出,系統結構穩定性與變化性的有機統一,表明了系統結構存在其可塑性與協調性的可能。系統結構的可塑性主要是指充分利用有利條件對系統進行的更新改造,系統結構的協調性主要是指充分保障系統有序運行的組織建設。系統結構的可塑性體現了系統的可調控性,系統結構的協調性體現了系統的持續發展性。因此,在深刻把握系統結構可塑性的基礎上,不斷增強系統結構的協調性,是有效充實和完善系統組織、充分發揮系統最佳功效的必要措施。交通審美文化同樣是具有可塑性與協調性的系統結構。交通審美文化的可塑性就是充分利用有利條件對交通運營方式、交通構筑物建造、交通景觀設置、交通服務手段等所呈現的審美文化狀態進行更新改造,從而積極提升交通審美文化的品質和品位。如以交通綠道的打造來看,道路景觀文化研究專家謝懷建教授就深刻指出:“綠道的生態性打造,有益于人的身體健康;綠道的人文生態保護,有益于人的精神與心理健康;綠道的生態文化空間走廊景觀,有益于生態文化的傳播,使生態文明時代的道路具有生態文化的意蘊。這樣,既避免了道路景觀的千篇一律,又降解了道路在給人帶來交通便利的同時,給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13]交通審美文化的協調性就是充分保障交通系統有序運行的多層面的審美文化組織建設,包括物質文明審美文化、精神文明審美文化、生態文明審美文化以及交通行業文明審美文化等的協調組織建設。通過交通審美文化的協調組織建設,既有利于積極增強交通審美文化的引導性和感召力,又有利于著力增強交通審美文化的前瞻性和驅動力,從而有效促進交通審美文化的持續健康發展。因此,在深刻把握交通審美文化系統結構可塑性的基礎上,不斷增強交通審美文化系統結構的協調性,不僅是全面充實和完善交通審美文化系統建構的內在要求,而且是充分發揮交通審美文化系統最佳功效的有力舉措。

      從交通審美文化的豐厚意蘊、重要表征、系統結構可以看出,交通審美文化既具有一般審美文化的共性,又具有獨特審美文化的個性。因此,積極創造交通審美文化、大力展示交通審美文化,不僅需要“用藝術設計的語言和方式表現文化魅力和時代氣息”,充分“呈現公共性、審美性與系統性”[14],而且需要全面考慮對公共區域的交通構筑物、交通標識、交通景觀等進行規劃設計建造,把交通安全理念融入審美文化建構之中,進而達到“堅固、實用、美觀”的效果[15]。同時,還要增強生態文明的理念,無論是公路、鐵路交通方式,還是在水運、航空交通方式,都要把維護良好生態環境融入審美文化建構之中,進而達到人工之美與自然之美的有機結合。總之,發掘、塑造、彰顯交通審美文化,需要綜合考慮多方面的重要影響因素,深刻把握交通與人、社會、自然的內在聯系,才能積極促進交通審美文化的持續健康發展,充分發揮交通審美文化的重要作用。

      參考文獻:

      [1][美]馬丁等.健康傳播:個人、文化與政治的綜合視角[M].龔文庠,李利群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59.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266-280.

      [3][英]李斯托威爾.近代美學史評述[M].蔣孔陽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2:232.

      [4]葉朗.美學原理[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12.

      [5]谷中原.交通社會學[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1.[6]陸一帆.新美學原理[M].南寧:廣西人民出版社,1983:96.

      [7]譚培文,陳新夏,呂世榮.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選編與導讀[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8.

      [8][蘇]斯托絡維奇.審美價值的本質[M].凌繼堯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4:98.[9]朱立元.美學(修訂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269.

      [10]朱光潛.西方美學史(下卷)[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0:477.[11]王巍.科學哲學問題研究[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107.

      [12][英]埃里克森.科學、文化與社會:21世紀如何理解科學[M].孟凡剛,王志芳譯.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7:239.

      [13]謝懷建.中國道路景觀文化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6:241.

      [14]張啟彬.武漢軌道交通建設及其公共空間藝術設計[J].湖北美術學院學報,2016,(3):108-110.

      [15]胡冀現.試論“堅固、實用、美觀”的建筑新義[J].美術教育研究,2017,(3):94.

      作者:龐躍輝 單位:重慶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交通審美文化三個重要維度的深入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