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hu2w"><strong id="xhu2w"></strong></big>

    1. <acronym id="xhu2w"><form id="xhu2w"><address id="xhu2w"></address></form></acronym>
      <code id="xhu2w"></code>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社科雜志 >> 外國文學雜志 >> 當代外國文學雜志 >> 正文

      英漢語篇反向語言遷移模式探討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語言遷移理論認為,在二語習得過程中母語和二語會產生相互的干擾。其中母語對二語習得的影響稱之為正向遷移;而二語對母語發生的影響則稱為反向遷移。一直以來,正向遷移受到廣大學者的普遍關注,而反向遷移直到近十幾年才開始逐漸受到越來越多學者的重視。本文從遷移理論出發,介紹反向遷移的相關理論,然后分別從語義、句法和句式三個方面探討了英漢語篇學習中反向語言遷移的主要模式。結果發現,反向語言遷移存在于語篇的各個層面上并且對母語學習能夠產生一定程度的促進作用。

      關鍵詞:英漢語篇;反向語言遷移;遷移模式

      一、引言

      1989年,Odlin在其出版的《語言遷移》一書中把語言遷移的定義描述為:遷移是指目標語和其他任何已經習得的(或沒有完全習得的)語言之間的共性和差異所造成的影響。2000年,Ellis又指出語言遷移可發生在語言的不同層面,如音系、詞匯、語法、語篇等。在語言的遷移方向上,正向遷移是指母語對二語的遷移,而反向遷移則是指與之相對應的二語對母語的遷移[1]。目前,國內外學者針對母語對二語習得遷移的研究已經非常豐富,而針對二語對母語的遷移研究則相對較少。雖然這種遷移不如正向遷移明顯,但是的確在許多方面和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二語習得者的母語運用。在反向遷移研究中,國外學者VivianCook(1991)提出的復合能力假設(multi-compe-tence)為反向遷移研究提供了有力的理論依據[2]103。在國內研究方面,前期學者的研究普遍集中在跨文化和二語習得方面,研究對象主要以雙語者為主,即主要是母語為本國語,第二語言為漢語的人士,且研究層面多集中在語用方面,專門從語篇范疇進行反向語言遷移的文章幾乎沒有。因此,本文擬從英漢語篇角度來研究反向語言遷移的模式,希望引起更多學者對該領域的關注。

      二、相關理論

      1.UlrichWeinreich的干擾論(1953)反向遷移理論最早可追溯到1953年,美國語言學家UlrichWeinreich就在其《接觸中的語言》(LanguagesinContact)一書中談到了一種干擾,即“作為雙語者熟悉多于一種語言的結果而發生在其言語中的背離其中任何一種語言規范的那些例子[3]”。自Weinreich的著作發表以來,人們大量研究了母語對第二語言的學習和使用的影響。然而,從Weinreich的定義中我們不難發現,干擾是一種與二語使用者所擁有的任何語言都不同的偏離現象,既然是一種偏離,那么它就可以發生在任何方向上,不止母語對二語有影響,二語對母語也會產生影響。這種第二語言對第一語言的效應有時被稱為“逆向”(reverse)或“反向”(back-ward)遷移[2]105。

      2.VivianCook“多元語言能力”(1991)1991年Cook在《第二語言對第一語言的效應》一書中所提及的“多元語言能力”是反向遷移的支撐理論。他認為世界上的多數人都懂得兩種以上的語言,而具備多種語言能力的人頭腦中必然具備多種語法知識,這就形成了多元語言能力。這種多元能力在人的大腦中是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一個有機系統[2]117。Cook在1992年又從兩方面對自己先前的理論予以論證:1.多元語言者的語言能力和單語者不同;2.多元語言者的母語和第二語言之間相互聯系,構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根據多元語言能力理論,由于大腦中的語言能力包括多種而不是一種,因此預示著第二語言對第一語言使用的影響。

      3.Jarvis&Pavlenko的“概念遷移理論”(2008)遷移產生的根源是語言社會化過程中概念的不斷發展。2000年,Javis指出:一種新語言的獲得會伴隨概念和概念化的變化,而這種概念及概念化的變化會影響到新舊語言的使用。2008年,Jarvis和Pavlenko將概念遷移理論作了具體化的闡述:概念遷移主要指源語言和目標語在詞匯、語法和語篇等在對應層面的異同和相互影響。同時,他們還提出遷移具有多向性[4-5],即不同語言間的相互影響除了正向遷移(母語概念對其他目標語學習的影響)、反向遷移(目標語概念對母語的影響)外,還有側向遷移(目標語之間的相互影響,如二語對三語或三語對四語等)。

      三、英漢語篇反向語言遷移的主要模式

      1.語義反向遷移語義的反向遷移主要體現在語義的使用在不同語言間的擴大或縮小。Pavlenko在對英語為第二語言的俄羅斯人進行研究時發現,他們在使用時會將與英語相對應的俄語語義擴大。在對反向語義遷移研究的成果中,我們不難看出掌握了第二語言的成人學習者,他們在詞匯使用方面出現的語義的擴大或縮小都能反映出第二語言在語義方面對他們第一語言的影響。這類研究主要針對的對象為雙語者,這類人群往往旅居海外多年,然后回到自己故土。學者們對他們在使用母語時出現的諸多錯誤進行分析,發現很多都是第二語言對母語造成的語義方面的影響,即產生了明顯的語義反向遷移。Javis認為第二語言的詞匯意義并沒有代替母語,只是增加了個體對第一語言中相應詞匯的認知。他對一位旅居美國多年的芬蘭女性作了調查研究,結果發現她在使用自己的本國語言進行非正式交流時出現了很多錯誤,而這些錯誤正是英語對芬蘭語在反向遷移方面的有力證明。語義反向遷移的影響在語碼轉換現象中體現得最為明顯。所謂的語碼轉換是指英語學習者在母語的使用過程中會夾雜著第二語言的詞匯。產生語碼轉換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方面,很多二語習得者接受了某種外國文化的融合,把這種語言表達看做是一種時尚;另一方面,不少二語詞匯所表達的意義在母語中未必能找到完全對等的單詞,這種背景下的語義的反向遷移不僅是一種時尚,更多的是對母語語義空白的彌補。例如,經常接觸英語的高校大學生、白領或學者等群體中,我們常常可以聽到他們的話語中出現中英夾雜的情況,如:“手上的這個case非常棘手。”“我一點也不careMike剛才說的。”“這周末一起去shopping嗎?”

      2.句法反向遷移句法反向遷移主要是指學習者將第二語言中的句法策略用于對第一語言中句子理解和使用的現象。本文主要討論的是句法的歐化現象,語言理解和生成方面的形態遷移和IP外名詞性結構。句法的歐化是指現代漢語在印歐語系,特別是英語影響下產生或發展起來的語法現象。如章元羚等(2017)對漢語語法認可度相對較低的四種典型句式做了句法歐化現象的分析,結果得出學習者對于“主語+是+形容詞+的”和不定冠詞“‘一’+量詞”兩種結構的接受程度較高,而對“前指代詞重現”和“連接成分的增加”仍然持較為否定的態度[6]120。語言理解和生成方面的形態遷移反映了語言使用者在語言的限制性詞素方面建立起了語言的跨語言聯系。如在英語中我們會用be+動詞ing結構來表示現在進行時,在母語為漢語的外語學習者中常常會出現例如“興奮ing”“焦慮ing”等用于表示正在做某事的漢語混搭結構,且這種結構往往在年輕學習者中有很高的接受度;又如韓語學習者會在使用母語時創造出“我在寫作業思密達”這樣的表達,從以上案例中都可以體現出句法形態上的反向遷移。IP的全稱是InflectionPhrase(曲折短語),包括NP(名詞短語)和VP(動詞短語)。根據生成語法理論,在句子結構中IP通常是句子各成分中最高的一階,但在一些語言里,IP之外也可能允許其他成分存在,同時不同語言對不同類型的IP外名詞性結構的接受程度有顯著差異。例如:“Whatkindofsportsdoyoulike?”假如逐字翻譯是“哪種運動你喜歡?”這樣的中文翻譯在漢語中明顯是不合規范的,且這種結構在各語言中普遍性較低,屬于英語高標記CP結構。但是實證研究表明,隨著英語水平的提高,該句的接受程度出現了小幅提升[6]122,從而再次印證了句法上的反向遷移。

      3.句式反向遷移關于句式的反向遷移,主要從被動句、狀語從句的語序方面進行實證研究。已經有研究者嘗試從漢英雙語者被動句使用的角度證明句式反向遷移的存在。被試者在接受了為期一周的英語被動語態強化訓練后,發現實驗組明顯受到了英語被動語態強化學習的影響,在對如“Ifyouhavegotthereintime,theproblemswouldhavebeensolved.”這樣的句子進行翻譯時,實驗組普遍譯為“如果你及時趕到,問題早就被解決了。”而實際上這里的“被”字在漢語語法中是不需要明確表達出來的。但是,這類句子在受試者中的接受程度卻非常高,甚至有很多學生并未覺得該句的翻譯有任何不妥之處。另一個典型句子:“AllstudentsarerequiredtoattendthemeetingheldonMondaymorning.”此句有不少學生譯為:“所有學生被要求參加周一早晨的會議。”而按照中文的習慣應該譯為:“要求所有學生參加周一早晨的會議。”從上述兩個被動語態的句子翻譯中,我們不難看出二語在句式方面對母語的反向遷移作用。在語序方面,漢語作為一種“意合”語言和“形合”的英語在語序方面有著顯著的區別。在對狀語從句中的假設、條件、目的和讓步四種句子的翻譯分析中發現,雙語者更容易接受主句在前、狀元從句在后的歐化倒裝句,例如:“周末我們一起去游泳,如果你有空的話。”“我們做事應該遵循原則,無論對象是誰。”“瑪麗買了一個洋娃娃,為她的女兒。”“他的弟弟能搬動這個大箱子,盡管他才4歲。”

      四、結論

      英漢語篇學習中反向語言遷移存在于語篇的各個層面,本文主要從語義、句法和句式三大方面做了相關闡述和例舉。首先,肯定了語篇中的確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反向遷移;其次,反向遷移可以發生在語篇的多個層面上;最后,二語習得者的語言能力和反向遷移的程度存在正向聯系。但是,由于筆者的研究在深度和廣度上還有待進一步提高,下列問題還有繼續探討的空間:反向遷移的影響因素除了二語的語言能力外,還與哪些因素相關?關聯程度如何?除了文中列舉的三種語篇層面外,反向遷移還存在于哪些方面?總之,反向語言遷移作為語言遷移理論中一個新興的研究方向正受到越來越多學者的關注,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相信其定會結出累累碩果,推動二語習得和外語教學的發展。

      作者:丁婷1;王令坤2 單位:1.南京應天學院金融與經濟學院,2.南京審計大學金審學院基礎部

      當代外國文學雜志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社科雜志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