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hu2w"><strong id="xhu2w"></strong></big>

    1. <acronym id="xhu2w"><form id="xhu2w"><address id="xhu2w"></address></form></acronym>
      <code id="xhu2w"></code>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教育雜志 >> 教育科學雜志 >> 學習與探索雜志 >> 正文

      論物流企業聯盟構建的結構模式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面對“互聯網+”技術能夠提高物流供應鏈及其聯盟系統的市場響應能力這一現實問題,從“互聯網+”影響物流的機理分析入手,對“互聯網+”下物流企業聯盟的概念進行界定,給出“互聯網+”下物流企業聯盟構建的兩種結構模式,以期為實現整個物流供應鏈的實時跟蹤、在線監控與高效管理提供理論指導。

      關鍵詞:互聯網+;物流企業;戰略聯盟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與演化為現代物流業帶來了極大的好處,也為物流企業聯盟的各個環節的運作管理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更為物流供應鏈戰略聯盟體系內各個環節運作管理計劃制定帶來了技術支撐,達到全供應鏈系統物流資源優化配置的目的。而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等新興“互聯網+”技術與設備顛覆性創新的興起,現代物流企業如何創新物流運作模式是值得探究的科學問題。面對中國物流企業聯盟的運作現實與實踐發展,可以看出“互聯網+”條件下的先進物流企業聯盟建構模式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單一物流企業聯盟形式。因此,基于現代以及先進物流企業聯盟的類型、特點以及常見的戰略聯盟形式提出了“互聯網+”環境下的物流企業聯盟建構的模型結構。

      一、概念界定

      “互聯網+”下的物流企業聯盟是隨著“互聯網+”技術在物流系統中的不斷應用與發展,物流運作企業為了追逐經濟利益而與其它物流企業協同合作組建的聯盟。在聯盟系統的內部,物流運作企業基于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等“互聯網+”技術,通過信息共享、資源整合方式,“互聯網+”技術應用平臺來提供運輸、倉儲等物流產品。“互聯網+”下物流企業聯盟是在“互聯網+”技術的整合下物流運作企業間組建的橫向一體化的物流企業聯盟,即在工業化與信息化融合發展,云計算、大數據、智能移動終端及GPS或者北斗定位技術創新發展的背景下,以獲取物流運作企業規模化效益為紐帶,以“互聯網+”技術為基礎,以提高系統價值、節約總量成本、資源優化配置并為客戶創造更多價值為目的,由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現代物流企業之間基于相關利益關系協同合作聯合組成的全新物流企業戰略聯盟。

      二、動態星型模式“互聯網+”環境下的物流聯盟動態星型模式的結構

      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以物流聯盟中的核心企業(組織協調企業)為核心,基于“互聯網+”的技術,面對市場中的稟賦資源和難得的歷史機遇,聯合物流運輸企業、物流倉儲企業以及物流配送企業等一系列相關主體或者機構組成企業戰略聯盟團隊,每一次物流企業聯盟中的核心企業(組織協調企業)所選擇的合作伙伴往往并不是固定的。“物流聯盟核心企業(組織協調企業)”是確保物流企業聯盟能夠高效運作的核心因素,它的主要責任是組建、管理和維護聯盟的存在,同時還需要積極促進參與各方進行高效配合與有效合作。隨著物流企業聯盟目標與任務的完成,物流聯盟系統也將隨之散伙解體。動態星型模式下物流聯盟核心企業(組織協調企業)必須具有特定的稟賦資源(基于“互聯網+”技術的物流綜合信息管理平臺)豐富的市場資源以及良好的社會關系網絡。“互聯網+”環境下的物流聯盟動態星型模式在實踐層面的主要發展就是電商和物流的融合。這兩者的融合具有兩個不同的方向:一方面是從電商向物流端的發展;一方面是從物流向電商端的發展。這兩方面除了京東、阿里這類電商,或者順豐。實際上在垂直電商領域中,這種模式也正在快速的推進。

      三、動態支撐模式“互聯網+”下的物流聯盟動態支撐模式的結構特點

      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首先,以物流企業聯盟組織協調企業為核心主體,基于先進的“互聯網+物流”信息公共服務平臺為,把物流運輸企業、物流倉儲企業、物流配送企業、相關投資經營主體以及物流信息服務價值鏈上供應商等一系列具有特定功能的相關物流企業或者投資經營主體所組成的現代先進的物流企業戰略聯盟,物流聯盟組織協調企業和合作伙伴會存在動態變化,但也會有多次合作。過近年的行業摸索,“互聯網+”下的物流聯盟動態支撐模式主要實踐表現為信息平臺服務模式。此模式移植了打車軟件的模式,實現貨車司機與貨源的實時、高效的直接對接,代表企業如:羅計物流、運滿滿等。在該模式上,羅計物流面向貨主和車主推出了兩款不同的軟件:“羅計找車”、“羅計找貨”。貨車司機打開“羅計找貨”,點擊“貨源一覽”,就能看到貨源地理位置、貨物類型、重量、發貨時間、車輛需求,車主可根據要求對接發貨方。該物流模式打破了傳統物流信息不對稱的劣勢。通過整合線下運力與線上發貨需求,運營方能夠將全國貨源信息與車源信息實現互聯互通,迫切解決了中國物流行業互聯互通的關鍵問題與痛點。四、結束語利用“互聯網+”技術,可以改善現代物流企業及其聯盟系統運作方式。“互聯網+”條件下物流企業聯盟建設是一個新興的領域,其對物流活動的管理與服務功能是復雜的、綜合性的。本文從“互聯網+”影響物流的機理分析入手,對“互聯網+”條件下物流企業聯盟概念進行了界定,給出了基于“互聯網+”技術的物流企業戰略聯盟構建的兩種具體結構模式并結合實踐進行了闡釋。信息化技術創新與實踐發展催生了“互聯網+物流”新型物流復合運作模式,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技術等對現代物流產生的持續影響,智能物流成為“互聯網+物流”這一新概念的必然發展趨勢。

      參考文獻:

      [1]伍寧杰.“互聯網+”背景下我國智慧物流轉型路徑探討[J].商業經濟研究,2018,(12):116-119.

      [2]付浩然,都晨明.“互聯網+”環境下跨境電商物流模式選擇研究[J].商場現代化,2018,(10):33-34.

      [3]趙靜.“互聯網+”時代提升傳統物流服務的思考[J].商業經濟研究,2016,(2):73-74.

      [4]胡文波.互聯網思維下的物流新模式-菜鳥物流[J].東方企業文化,2016,(13):239-242.

      作者:王慧婷;郭志達單位:大連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學習與探索雜志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教育雜志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