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hu2w"><strong id="xhu2w"></strong></big>

    1. <acronym id="xhu2w"><form id="xhu2w"><address id="xhu2w"></address></form></acronym>
      <code id="xhu2w"></code>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教育雜志 >> 地方教育雜志 >> 大連大學學報 >> 正文

      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的形成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核心企業為鏈條企業提供信用擔保是供應鏈金融運行的重要保障。但核心企業已有的內部控制制度不足以充分解決應收賬款風險問題,對供應鏈模式下企業戰略管理提出了挑戰。從宏觀經濟變量、供應鏈體系以及企業風險認知與行為等層面深入探討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多維因素,并基于GEM實證分析發現:宏觀經濟波動因子對風險形成的直接效果與間接效果系數達到0.8,供應鏈穩定因子和企業風險監控因子系數分別達到0.4和0.3以上,影響顯著。供應鏈企業提升風險應對的策略需從宏觀、中觀與微觀方面考慮。

      【關鍵詞】供應鏈模式;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宏觀經濟波動;供應鏈穩定;企業風險管控

      一、引言及文獻概述

      隨著供應鏈模式在實踐運行中的不斷成熟與深化,供應商在賒銷過程中面臨的應收賬款風險日趨增大。尤其是伴隨著整個供應鏈金融的運行,供應鏈信用的獲得以核心企業的信用為本,導致核心企業的信用以及對應的應收賬款風險迅速集聚,影響著核心企業業務規模的擴大和競爭力的進一步提升,對企業戰略管理提出了挑戰。為了健全應收賬款風險監控與管理,各級部門設計并推行政策實踐。中國人民銀行2017年10月25日發布修訂后的《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要求自2017年12月1日起,社會公眾可通過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建立的登記公示系統辦理應收賬款質押登記和查詢業務,進一步推動應收賬款質押透明化,從而防范風險。但作為供應鏈模式運行下的企業特別是供應鏈上的核心企業,在已有政策框架與內部控制制度下尚不足以充分解決應收賬款風險問題,需要進一步從宏觀經濟變量、供應鏈體系以及企業風險認知等層面深入探討應收賬款風險多維因素,以提高企業的戰略應對能力。目前關于應收賬款風險的研究,學者大多將其作為供應鏈金融風險管理的子問題,從為供應鏈提供金融服務的商業銀行視角出發,議題分別梳理應收賬款融資的類型、路徑、法律問題等,以及供應鏈金融的風險構成、事后管理、金融機構對策等[1][2][3][4][5]。對供應鏈上的企業尤其是核心企業的應收賬款風險管理問題涉及較少,僅有的研究主要通過定性描述和直覺性的對策形式進行[6][7]。已有研究對于具體的應收賬款風險的評價多結合具體財務指標,以在風險事由發生后的管理為主,將應收賬款數據衍生出來的相關指標如賬齡、欠款天數以及保證金率等作為參考標準。而關于事前的研究,則運用定性分析方法從各個維度討論如何防范應收賬款風險,如風險管控制度的漏洞、上下游企業的信用變化等[8]。

      對于風險進行事前估算的定量化分析研究,尤其是具有堅實理論基礎的數理分析則明顯不足。肖奎喜、王滿四和倪海鵬[5]在專家判斷法和信用評分法的基礎上,通過對比不同風險評估方法的異同,進而提出基于貝葉斯網絡的應收賬款風險評估模型,推動了從定量化角度事前分析評價供應鏈模式下應收賬款風險的發展。然而其在進行影響因素分析時,側重于償債能力、管理缺位等指標,雖然這些指標的歷史數據往往較易獲得,便于進行機器學習,但尚無法系統反映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較為重要的因素,對未來進行應收賬款風險管理控制的作用不足。值得一提的是,學界關于風險量化模型方面的研究,得到較高認可度的四大信用風險量化模型分別為:CreditMetrics模型、KMV模型、CreditRisk+模型和CreditPortfolioView模型。這些模型側重于具體企業微觀行為下銀行的信用風險問題,這些方法面對的主體主要是商業銀行體系,直接移植于應收賬款風險領域需要進行仔細分析。程新生等[9]在上述風險量化模型發展的客戶信用風險評價的基礎上,創新地提出了“7G”評價法,該方法主要是考慮了公司治理因素并將其作為一個變量納入模型,注重從制度角度對客戶長期風險能力進行評價,把風險評價從微觀因素拓展至制度與環境等影響因素。本文在借鑒傳統商業銀行風險量化模型理論基礎和巴塞爾協議的風險標準,考慮經濟波動環境、供應鏈上主體行為及企業微觀因素等基礎上,提出應收賬款風險形成因素體系的概念模型,并在西部欠發達地區相關行業實際調研數據的基礎上應用結構方程模型方法進行實證分析。

      二、供應鏈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影響因素與概念模型

      傳統關于供應鏈上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問題的研究,主要是基于委托代理理論,認為在供應鏈運作過程中,各個企業主體之間信息不對稱,誘發代理問題,從而聚集與產生了核心企業尤其是銷售商的應收賬款風險[6]。雖然經典的委托代理理論提供了應收賬款風險形成因素的線索,但根據對實際供應鏈上核心企業的調研,應收賬款風險形成是一個復雜的因素體系綜合作用的,不僅包括供應鏈上企業的信用因素、各企業的風險管理制度與操作等因素,還包括宏觀經濟變化、產業經濟波動的影響等。本文認為應收賬款風險作為信用風險的一種,其形成包括經濟環境變化的宏觀因素、客戶公司的信用因素以及供應鏈核心企業的內部風險管理因素等綜合的影響。也唯有基于綜合因素的考量,才能保證企業有針對性地降低風險,從而推進整體供給側改革的成功。

      (一)已有應收賬款風險影響因素研究

      本文整理了如表1所示的已有關于信用風險與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因素研究積累。已有研究明顯經過了兩個階段:前一階段主要側重于通過企業財務報表數據綜合反映企業償債能力、盈利能力和現金創造能力等有助于應收賬款回收的顯性因素;后一階段則綜合考慮宏觀與行業環境,供應鏈上企業的制度、機構、管理過程,以及供應鏈自身穩定性等方面。這說明對應收賬款風險影響因素的評價與分析益加深入,主要原因在于單一的財務指標只對財務規范的企業有效,而供應鏈上充滿了各種規模與管理規范程度存在差異的中小企業,這種現實會約束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分析。另外,供應鏈整體穩定性、宏觀經濟環境和產業波動都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無法擺脫的影響因素,對應收賬款的風險管理必須把宏觀與微觀結合起來,才能更好地反映全貌。事實上,應收賬款風險管理無法完全通過財務報表的數據體現出來,因為管理缺位、人員風險意識、市場萎縮以及償債意愿等,都會對應收賬款風險管理產生影響。總之,無論應收賬款回收出現的癥狀來源于外部失敗還是內部失敗,都需要綜合考慮從宏觀到微觀的重要因素,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認識與洞察應收賬款管理的問題。

      (二)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影響因素

      1.宏觀經濟波動因子(EconomicFluctuations,EF)。宏觀經濟周期的波動變化是現代市場經濟系統的基本特征,為了應對宏觀經濟周期波動對市場的影響,政府出臺了各種類型的宏觀調整政策。不同時期與不同階段的行業性政策調整,會對產業鏈與供應鏈產生重大影響,導致產業鏈和供應鏈上不同主體的利益發生變化,這一變化對供應鏈融資產生沖擊,在微觀上產生了應收賬款風險的聚集。尤其是近幾年我國進入經濟新常態,整體經濟增速趨緩,行業增長從規模取勝逐步轉向創新驅動。前期積累的供應鏈融資形成的應收賬款風險集中爆發,尤其是供應鏈上的核心企業,其作為融資擔保方,風險水平快速上升,應收賬款清欠困難,導致供應鏈上各主體之間的關系惡化,造成整個供應鏈集體性的經營困難等惡劣局面。在具體的市場風險方面,根據巴塞爾協議的分類,市場風險的產生主要源自利率、匯率、金融市場以及物價指數等的波動,這些市場要素的波動導致了不確定性環境下供應鏈融資產品價格的波動。應收賬款風險作為市場風險的一種,不可避免會受到利率、匯率、金融市場以及物價指數等波動的影響。我國利率市場化尚在進行中,在對供應鏈融資產品定價時固定利率方式使用較多,利率變動對于供應鏈融資的金融機構沖擊較大,影響了其對供應鏈業務的積極性,最終沖擊核心企業市場規模的維持與擴大。同時,供應鏈貿易與融資業務的國際化對匯率的變動比較敏感,匯率波動對供應鏈融資各方的差異化影響程度極易影響到核心企業應收賬款的回收。關于法律風險方面,在巴塞爾協議中,法律風險被歸為操作風險的一部分,供應鏈金融業務中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因素中,法律風險不可忽視。我國供應鏈融資業務開展時間不長,專門性的法律規范尚不健全,而供應鏈融資過程中涉及的主體眾多,各主體之間業務的法律關系復雜度較高,需要對應的法律規定進行規范與約束,才能盡可能降低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綜上所述,宏觀經濟波動因子,包括經濟周期變化、行業政策、金融要素價格波動以及市場法律風險等,會對供應鏈上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產生影響。

      2.供應鏈穩定因子(StabilityofSupplyChain,SSC)。供應鏈本身的穩定性直接影響著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的大小。供應鏈上的主體包括核心企業、非核心企業、金融機構、其他中介機構(例如三方物流在供應鏈體系中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核心企業對整個供應鏈的穩定性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供應鏈理論與實踐也顯示出信息流、現金流以及物流等由核心企業進行整合,如果核心企業整合與引導供應鏈的能力不足,或者在利益最大化傾向下以自身地位擠壓供應鏈上其他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造成供應鏈生態損害,則會影響供應鏈整體的生存與競爭優勢,反過來影響核心企業自身的根本利益,導致應收賬款風險的聚集。而供應鏈融資模式下,其他中小企業都是以供應鏈核心企業的信用為背書獲得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支持,對核心企業信用要求較高,一旦核心企業自身信用降低,則會嚴重影響鏈條上企業融資信用的獲得,造成整體信用受損,沖擊整體融資效率[16]。供應鏈的穩定性需要依靠中小企業自身的逐步規范來實現,而實踐中中小企業治理結構、財務管理水平、經營透明度等各個方面規范程度不高,雖然依托于供應鏈整體信用尤其是核心企業的信用,中小企業的信用水平得以提升,但在其本身的規范程度與經營情況變化的影響下,中小企業選擇主觀惡意應對行為會導致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急劇增加。第三方物流機構在供應鏈中的作用越來越受關注[17]。第三方物流處于整個供應鏈中最敏感的環節,對供應鏈各主體的經營變動等情況的把握較于銀行等機構更好。對于供應鏈整體的穩定性來說,重視并促進第三方物流機構等作用的發揮,對供應鏈上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的把握與管理有重要意義。綜上,供應鏈穩定因子,包括核心企業管理供應鏈能力、核心企業共生理念、中小企業治理規范以及銀行和第三方物流等,影響著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水平。

      3.企業監控風險因子(OperatingRisk,OR)。核心企業對應收賬款風險的監控直接決定著風險的暴露程度。雖然巴塞爾協議把操作風險歸納為技術性因素和組織機構因素來進行分析,但供應鏈企業在運行過程中的風險主要產生于三個方面的監控機制,分別是風險評估系統的欠缺、監控風險的組織機構與人員配置和操作不規范以及管理層風險意識的欠缺。風險評估系統的欠缺主要在于無法根據實際經濟狀況與產業狀況動態及時調整風險忍受度等因素的閾值,更多監控著眼于擔保企業的財務狀況,而財務狀況所反映指標的滯后性,往往導致應收賬款風險暴露后才被發現。風險評估系統必須在結合最新信息系統的基礎上,綜合考慮與評估經濟狀況與產業形式的變化,預先調整風險因子值,同時通過制度與組織機構完善避免違規操作等行為,對交易執行過程的各種風險進行控制。監控風險的組織機構與人員對于動態調整與評估應收賬款風險具有基礎意義,但風險監控機構和專門人員配置狀況在國內供應鏈實踐中尚未得到真正認可,也未進行崗位設置。企業缺乏專門的機構與相應的人員進行風險管理與控制,尤其是對于供應鏈上的以信用背書的核心企業來說,近幾年應收賬款風險問題的集中性爆發,才使得部分企業專門設置相應機構與人員進行應收賬款清欠工作,但尚未達到嚴格意義上的風險管理部門的要求。這種狀況既不足以應對供應鏈金融的復雜性,也不滿足供應鏈金融對操行環節的嚴密性和規范性要求。而制度的健全和相應資源的配備,需要企業高層管理者提升對風險管理的認識,高層管理的認識缺位最終會影響對應收賬款風險問題的應對。綜上,企業監控風險因子,包括風險評估系統的健全與否,風險監控的制度、結構和人員合理與否以及企業高層對風險管理的認可與重視程度,會對應收賬款風險產生影響。

      4.應收賬款風險因子(ReceivableRisk,RR)。供應鏈上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主要通過業務規模等數量變化和與供應鏈相關利益主體的關系等質量變化來反映,具體來說,應收賬款風險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由回款周期與速度的變化、整體企業業務增長速度的變化以及與上下游企業、金融機構、第三方物流等主體的關系質量綜合衡量,以避免單純數量變化無法綜合反映應收賬款風險的后果。

      三、結構方程模型方法及實證邏輯

      應收賬款風險影響因素的實證研究采用結構方程模型(StructuralEquationModeling,SEM)方法,實現對本文提出的幾大因子之間假設的驗證。結構方程模型是應用線性方程系統同時實現對潛變量與其對應的觀察變量之間關系、各潛變量之間關系進行分析的數理討論方法。結構方程模型具有以下幾個特征,使其優于傳統的多元回歸分析:特征一,允許自變量含有測量誤差,相對于傳統自變量,結構方程模型的自變量默認都是可以直接觀測到的而不存在測量誤差,顯然社會科學問題的自變量存在觀測誤差更符合實際;特征二,可以同時處理多個因變量,傳統計量模型的因變量只有一個,但社會科學變量之間的關系比較復雜,若分別擬合則容易忽視其他變量的影響,結構方程模型允許出現多個因變量,模型擬合時對所有變量信息進行考慮,可以提高模型的有效性;特征三,可以在同一模型中同時處理因素的測量關系和因素的結構關系,傳統方法只能分開分析測量關系和結構關系,而結構方程模型將其納入統一框架進行處理,擬合過程可以檢驗因素測量的信度和效度,還可以將測量所產生的誤差包含在結構分析中;特征四,允許更為彈性的模型設定,相對于傳統模型的嚴格假定,結構方程模型更容易處理多重共線性、序列數據的自相關以及自變量之間的共變方差等問題[18]。這些特征為本文探索四大潛變量之間的關系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也更容易進行更深入的討論。結構方程模型以理論分析為基礎,其主要功能在于驗證提出的理論假說是否成立,通過對路徑系數、誤差項、擬合指標等的判斷,探索變量間的復雜關系及其關系路徑。結構方程模型在測量潛變量之間的關系和潛變量與觀察變量的關系時,對應的模型包含兩部分:測量模型和結構模型。前者主要用來測算因子的測量項與因子本身之間的關系;后者則著重分析因子結構之間的關系。與傳統的驗證性因素分析相比,結構方程模型多了結構分析模型這部分;同樣,與路徑分析相比,結構方程模型多了測量模型部分。結構方程模型實現了驗證性因素分析和路徑分析的統一。一般來說,在應用結構方程模型時,核心環節主要包括如下四個過程:模型構建、模型擬合、模型評價與模型修正。在具體的使用中,模型擬合通常使用極大似然估計法和迭代法進行參數估計;若模型需要進行修正,則參考模型修正系數進行調整。本文在數據分析過程及參數估計過程中主要使用SPSS和AMOS軟件。

      四、基于結構方程模型的應收賬款風險影響因素實證

      (一)變量設計與數據來源根據圖1所示的宏觀經濟波動因子、供應鏈穩定因子及核心企業監控風險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影響模型,本部分對各因子相應的變量及指標進行說明。1.被解釋變量。本研究把應收賬款風險因子作為被解釋變量。衡量應收賬款風險的主要指標結合前述概念模型的討論和已有研究的成果[19],通過數量變化與質量關系的變化綜合反映。前者主要包括回款周期與速度的變化、業務增長速度的變化,后者質量指標則以核心企業與利益相關主體的關系變化衡量。2.解釋變量。根據四大類因子之間的影響概念模型,解釋變量通過宏觀經濟波動因子、供應鏈穩定因子及核心企業監控風險因子衡量。3.量表與數據來源。本量表設計采用李克特7分量表進行指標的測量。7分代表最高,1分代表最低。其中:宏觀經濟波動因子(EF)和供應鏈穩定因子(SSC)分別使用4個二級指標和題項;核心企業監控風險因子(OR)和應收賬款風險因子(RR)分別使用3個二級指標和題項。本文研究數據主要通過問卷調查獲得。問卷發放渠道包括問卷星電子網絡問卷和紙質問卷,發放對象為內蒙古呼包鄂三地大型制造企業的中高層與各企業應收賬款清欠部門相關人員以及部分金融機構人員。共發放問卷300份,回收問卷267份,有效問卷224份,問卷有效率滿足標準要求,符合統計分析規范。問卷對象基本具有大學本科以上學歷,對問卷問題的理解力較好,符合問卷發放者的調研需求。

      (二)量表的信度與效度分析1.量表的信度分析。量表編制的合理性和有效性決定著評價結果的可信性與可用性。信度即測量的穩定性和可靠性,指的是對同一事物進行重復測量所得結果的一致程度,這一結果體現了測量的可靠程度,一致程度越高則信度越高。信度分析一般包括外在信度分析和內在信度分析兩類。外在信度主要強調在不同時間進行測量時其結果的一致程度,而內在信度則強調問卷或量表中一組問題是否測量的是同一概念,即這些問題的內在一致水平如何。評價信度的常用方法主要有折半信度計算和克朗巴哈信度系數。折半信度一般把測驗題目分成對等的兩半,根據受測者在這兩半測驗的分數,計算其相關系數,并作為信度指標。特殊的,如果兩組的平均數和標準不相等這個前提條件不滿足,則采用弗朗拉跟公式或盧綸公式估計信度。克朗巴哈信度系數更常用,此系數可以衡量量表中每一題項得分的一致性。該方法適用于項目多重計分的測驗數據或問卷數據,尤其適用于通過李克特量表獲取的調查數據。2.量表的區別效度分析。社會測量一般要考慮使用的測量工具是否充分反映了所要測量的概念,也就是測量有效度和準確度。學界發展出內容效度、建構效度等一系列方式進行度量,區別效度分析可以用來驗證不同的兩個潛變量的相關系數在統計上是否有差異,以較好地反映準確度。本部分采用Plughoeft于2003年提出的信賴區間法,在95%的置信水平下,利用bootstrap的估計方法,建立潛變量之間相關系數的依賴區間。如果依賴區間不包含1,則拒絕原假設,兩潛變量之間具有區別效度;反之,則無區別效度。

      (三)模型的擬合與評價結構方程模型的擬合與評價是對設定的模型進行擬合與分析,即原始模型的假設檢驗階段。擬合的估計方法通常采用最大似然法或迭代法等,而評價則是考察設定的模型對數據資源的擬合程度,一般用模型整體的絕對擬合程度指標和相對擬合程度指標進行評判。擬合的原理是通過一定統計手段生成一個最為接近樣本協方差矩陣的相關矩陣,這一矩陣成為再生矩陣。再生矩陣是最為接近初始矩陣的結果,這種接近程度通過一系列評價指標予以展現,如果評價指標顯示接近程度達到一定的統計顯著性,則設定的理論模型可以接受。

      五、多維因素影響分析

      如前所述,供應鏈上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因素取決于宏觀經濟波動變化、供應鏈上下游企業穩定狀況以及企業風險監控能力與行為等。

      (一)宏觀經濟波動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宏觀經濟波動因子通過直接路徑和間接路徑影響應收賬款風險因子。直接路徑的標準化系數為0.36,而間接路徑分別是通過供應鏈穩定因子和核心企業監控風險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因子產生效果,路徑系數值為0.59×0.41+0.64×0.31=0.4403,則可計算宏觀經濟波動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因子的總體效果結果為0.36+0.4403=0.8003。無論是直接效果還是間接效果,抑或是總效果,相比于5%的顯著性水平,影響效應都較為顯著。宏觀經濟波動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從實證結果上觀察,要比從實務中直接感覺的意義重大得多。宏觀經濟波動一方面直接影響到核心企業應收賬款的風險,另一方面通過對供應鏈穩定因子以及企業監控風險因子的影響最終影響到應收賬款風險。直接效果的機理在于,宏觀經濟周期,例如經濟增速的變化、利率或匯率水平的變動,直接影響到應收賬款客戶的效益,從而影響其還款能力,導致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暴露與增加。間接路徑1則是宏觀經濟波動因子通過影響供應鏈穩定因子最終影響應收賬款風險。供應鏈是產業鏈系統的一部分,但供應鏈的作用相對于傳統產業鏈要重大得多。供應鏈直接決定了生產產品的銷路,尤其是在為了打通供應鏈整體資源能力的平衡而實施供應鏈金融模式的年代,供應鏈金融提高了系統所有主體的金融能力或者支付能力,促進了整個供應鏈體系所有主體生產活動的良性運轉。所以供應鏈穩定因子主要表現為供應鏈上核心企業對供應鏈的整合能力,即把上下游和金融企業、第三方物流整合起來的能力,這對于供應鏈的運轉具有重大的意義。而宏觀經濟波動,尤其是經濟進入調整時期,市場需求疲軟,購買力下降,供應鏈核心企業收入受到沖擊,對整個供應鏈的控制與管理能力下降,最終導致了應收賬款風險的聚集與暴露。間接路徑2則是宏觀經濟波動因子通過影響企業監控風險因子最終影響應收賬款風險。如前分析,供應鏈企業在運行過程中的風險主要來源于三個方面的監控機制,分別是風險評估系統的欠缺、監控風險的組織機構與人員配置和操作不規范以及管理層風險意識的欠缺。當宏觀經濟周期處于穩定上升時期時,供應鏈上企業市場規模、效益增長整體比較明顯,風險管理意識相對較弱。具體的,風險評估系統運轉較差、風險監控專門機構與人員配置的力度較小以及管理層的風險敏感度較低,尤其是最后一個因素,風險意識影響著企業風險管理的決策與運行效率,直接導致供應鏈整體監控因子出現偏差。一旦經濟進入下行周期或者震蕩周期,則直接影響到應收賬款風險的水平。從宏觀經濟波動因子對企業監控風險因子的路徑系數0.64就可以發現,宏觀經濟波動因子通過企業監控因子影響應收賬款風險的重要性,企業需要給予足夠重視。

      (二)供應鏈穩定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供應鏈穩定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因子的影響路徑系數為0.41,體現了供應鏈穩定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形成的作用較強。供應鏈運行與供應鏈整體的競爭力取決于供應鏈上核心企業對其他各個主體的整合水平,最終體現為供應鏈整體的穩定性。核心企業無論是在業界影響力還是在企業規模、產品市場占有率、整體實力方面,都決定了其處在供應鏈網絡上核心節點的位置。核心企業一旦發生委托代理問題,過多地看重其自身利益,影響到供應鏈上其他企業的利益,就會導致供應鏈其他主體“離心離德”,從而影響供應鏈穩定運行。另外,供應鏈上主體眾多、利益多元的現實情況,要求核心企業具備較強的協調能力、平衡能力以及利益分配能力等,一旦核心企業的上述能力受到影響,會導致供應鏈整體穩定性受到沖擊,最終導致核心企業應收賬款風險暴露。

      (三)企業監控風險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企業監控風險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影響的路徑系數為0.31,且在5%的水平上顯著。相對于供應鏈穩定因子的系數0.41,企業監控風險因子作用較弱,這也證明了,應收賬款的風險管理不僅僅是核心企業或者相關企業風險識別或者風險度量等的程序或方法問題。無論是核心企業還是供應鏈上的其他企業,通過財務數據或者信用評價應收賬款風險是風險管理的基礎,但對于整個風險管理的認知與運行,只有在宏觀經濟波動因子、供應鏈穩定因子以及企業監控風險因子等綜合衡量的基礎上,組成一個綜合的系統,才能降低應收賬款風險。這也要求在實務中,一方面,企業需要加強風險管理本身的技術研究與積累、優化風險管理人員與機構制度;另一方面,風險管理制度的執行,必須是在對宏觀經濟波動的評估與預測、對供應鏈體系上企業的監督與評價,以及對核心企業自身制度建設的綜合考量的基礎上進行的。

      六、結論

      供應鏈金融在實踐中不斷拓展,導致供應鏈上核心企業的信用以及對應的應收賬款風險迅速集聚,影響著核心企業業務規模的擴大和競爭力的進一步提升。傳統有關供應鏈上企業應收賬款風險問題的研究,主要是基于委托代理理論進行探索。而應收賬款風險形成是由一個復雜的因素體系綜合作用的,不僅包括供應鏈上企業的信用、各企業的風險管理制度與操作等因素,也包括宏觀經濟變化、產業經濟波動的影響等。本文以應收賬款風險作為信用風險的一種類型,并以此為邏輯起點,通過理論分析發現其形成會受到經濟環境變化的宏觀因素、客戶公司的信用因素以及供應鏈核心企業的內部風險管理因素等綜合的影響,并以制造業為例,通過結構方程模型實證檢驗了上述理論構建。研究發現,宏觀經濟波動因子一方面會直接影響核心企業應收賬款的風險,另一方面會通過對供應鏈穩定因子以及企業監控風險因子的影響最終影響應收賬款風險;同時,供應鏈穩定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因子的影響和企業監控風險因子對應收賬款風險的影響顯著。因此,供應鏈上核心企業健全風險應對的策略需從宏觀、中觀與微觀方面全面進行考慮。

      作者:張江朋1(博士);張璞1(教授);呂躍聰1;李慶社2

      大連大學學報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